欢迎您来到湖北新闻网! 湖北游记 湖北风情
当前位置: > 生活信息 > 家居 > 赴美生子的孕妈妈引以为鉴!

赴美生子的孕妈妈引以为鉴!

发布时间:2017-07-14 15:31:13 | 来源:网络 浏览次数:

  想到美国生孩子的看过来——洛杉矶的第一天

  首先,我叙述一下我的身份,以及写这篇长文的目的。

  我是个即将做父亲的人,我和老婆居住在上海,是第一胎,原本可以不像一些想生二胎的朋友那样跑出去生孩子,也是偶然的机会知道可以到美国生孩子,我们完全就是一种猎奇的心态决定了这件事情。很多人会问为什么要这么做,在此我就不细说在我的价值观里所考虑到的好处,因为多少会涉及政治,以免招来一些激进人士的攻击。我们只是算算花费,似乎比所谓的去香港生还要少,我们也承受得起;再看看时间,我和老婆都很自由,不用上班点卯,时间都可以安排。那就去吧!就这样决定了这件事情。

  写这篇文章的目的很简单,就是不愿意看着那么多辛苦的父母,尤其是孕妇,因为我的老婆就是个孕妇,看到别的孕妇所承受的痛苦,我就会想起我的老婆。在摸索着前进,甚至被不负责任的中国中介公司忽悠,再被美国的无良的华人胁迫,所以奋笔疾书。

  声明一下:写这篇文章完全忠于事实,没有哪个公司给我钱让我去诬蔑他的竞争对手;更没有哪个无耻的公司自告奋勇地来跟我说他愿意当那个被诬蔑了的好人。如果你看了以后觉得某些人无耻,那就是他真的无耻,如果你看了觉得某些人可怜,那就是他真的可怜,我没学过化妆,也不会给任何人化妆。所以在这篇文章里提及到的一切,你只需要用你自己的感知去理解,别再相信任何人给你的解释。交代完了目的,我们来进入正题。

  我们决定去美国生孩子以后,跟很多的人一样,想着在人生地不熟的美国,要待上3个月,又是吃又是睡,还得生孩子,英语还不会说,连路牌都未必看得懂,想想这得是多么浩大甚至完全是不可能独自完成的工程,于是我们犯下了我们在这件事情上的第一个错误——我们在一个朋友的推荐之下找了上海的美月时光这么一个中介公司。当然,这个朋友也从来没有过赴美生子的经历,推荐给我们美宝只是因为他们自己也打算通过美宝去美国生二胎。去了这家公司以后,一切皆如想象中的那样,美宝的销售人员会用天花乱坠的语言形容我们的决定如何如何的正确,承诺他们的服务会是如何如何的到位,所有的接触都会让你感觉你就是个傻B,瞎操心了那么多根本不需要你操心的问题。而后来的事实证明,我确实是个傻B,因为我操心得远远太少了。

  总之,在美宝负责我这个单子的人是换了一个又一个,按照顺序是龚小姐、唐小姐、周小姐到最后的主管陈小姐,值得一提的是,这几茬人之间几乎是没有工作交接的,似乎他们公司的人之间就像互相不认识一样。和我们谈得最多的当然还是第一任龚小姐,她给的承诺也最多,当然她给的承诺在她的后任跟进我们这个单子的时候也都没有否认,只不过后面的几个人没有她那么能天花乱坠而已。

  反正是跟美宝通过了数次长时间的沟通和重复之后,我们选择了他们所代理的洛杉矶的爱心月子中心,之所以选这家,是因为把美宝推荐给我们的朋友正好出差到洛杉矶,就实地把美宝当时在经营的3家月子中心都参观了一下,最后发现爱心是地理位置最为热闹的一家。毕竟要在这里呆3个月,天天没个地方可以逛逛的话也会很闷,所以我们就都一起选择了爱心月子中心。但后来不巧的是,我这个朋友的爱人意外流产,于是他就退出了,剩下我依然奋勇前进,因为那个时候我已经给美宝交了定金。

  最后,跟美宝谈成的价格是这样的:待产2200美金/月;坐月子2900美金/月,800美金含了美宝的所有服务费(包含咨询、通关培训、办签证等),最关键的一点是他们承诺包含小宝宝出生以后办理各种证件的费用,另外还包含每次产检接送还有每周购物的交通费用。另外还有我这个的陪客的花费,虽然我全程陪同老婆,跟老婆住一个房间,但是我的吃住是要额外交陪客费的,由于一开始我是和朋友一起订,所以他们给我优惠到28美金/天。

  至于医生和医院的花费,都是等我们到了美国再跟美国的医生谈,他们只负责推荐,价格里不含生孩子的费用。

  最为恼恨的是美宝提供的各种繁杂的报价单以及服务列表,搞得人几乎晕头转向,一切的承诺看似那些表格里都有写着,但到了真正的合同里却不再提及。我们正是过于相信他们,导致他们跟我们签的咨询合同都没有一字一字仔细看过就签字付了定金。在国内一共付了800的定金和1200的订房费,合计2000美金支付给了美宝。订的房是爱心在罗兰岗孔雀园的楼上大套房,美宝承诺可以一房到底,即待产和坐月子在同一个房间,不需要换房。

  综上所述,如果我和老婆2个人在洛杉矶一共待3个月的话(待产2个月,坐月子1个月。),大笔的花费如下:

  待产2200*2月 + 月子2900 + 陪客 28*90天 + 办理证件和产检接送800 = 10620

  这里需要提一下的是,美宝龚小姐承诺:定金800美金在办签证以前叫定金,签证通过后就可以转为给宝宝办理证件以及所有培训等的一个叫“爱心宝”的打包服务费800。没有说这个800为咨询费,并且一再承诺他们是不收咨询费的,一切的咨询和办理签证等都是免费的。另外在订房的合同里还有一个表格,写着一些交通费用,基本都算小钱了,就不一一赘述了。

  请记好我上面说的这个价格,因为这个价格很关键,并且等我们后来到了美国以后,他们坐地起价了。我们在国内跟美宝也签了相关的订房合约,而订的房间也是得到了美国爱心月子中心负责人eva chen的签字认可的,eva的签字日期是2012年的3月20号。我们预定的入住时间是2012年的7月15日,美宝同意这个入住时间可以有前后一周的浮动,也就是说,我只要在2012年7月15日前后一周内到达,他们就应该确保我订的房间是有的。而后面的事实是出人意料的,请大家耐心往下看。只要你也有到美国生孩的想法,我保证你看完这篇文字以后一定会收获。

  下面我来说一下我们预定的这个房间。因为之前有朋友亲自实地去看过后回来形容给我们听,所以我们就有比较直观的印象。爱心月子中心的待产房间是在我们国内所说的所谓的别墅里,其实这种房屋在美国不能算是中国人所认为的那种叫house的别墅,而是一种独栋的公寓。

  房子从正面看是个田字型结构,田字一共有4个口组成,每个口等于就是一套公寓,那么这个独栋建筑一共就是包含4套公寓,楼梯是田字中间的那个一竖,田字中间的那个一横就是一楼和二楼的楼板。所以这个田字里的4个口是左右对称,上下一样的。

  下面我们来说每个口的构造。每个口里是一套公寓,有一个共用的客厅和厨房,还有两个独立的卧房,一前一后(前大后小),每个卧房里都包含独立的卫生间。显然,这么一套公寓这么设计的目的就是用来分租给2个不同的租客的,每个租客有自己的卧室和独立的卫生间,但和隔壁的租客共享一个客厅和厨房。这是典型的美国的所谓的单身公寓,或者是小情侣公寓。

  那么,这么算下来,这个田字的独栋建筑里其实可以容纳8个租客(每个口里容纳2个租客,4个口就是8个了),因为楼梯两侧是互相对称的,所以我们只要来讨论楼梯一侧上下2个口的区别。由于每个口里又分2个前后的卧室,前大后小,楼上的口又比楼下的口相对安静,所以就衍生出4个不同卧室的价格,按照从低档到高档的顺序就是:楼下的小卧室,楼下的大卧室,楼上的小卧室,楼上的大卧室。

  而当时龚小姐给我们说的价格是:楼下的小卧室1800美金/月,楼下的大卧室1900美金/月,楼上的小卧室2100美金/月,楼上的大卧室2200美金/月。由于我是要全程陪同老婆在美国生产的,所以为了住得舒适一些,我们肯定是选择大卧室,而且据我的朋友实地看的感觉是大卧室感觉采光也更好一些。至于选楼上还是选楼下,我还清晰的记得我朋友说:“上下也就差300美金一个月,楼梯上上下下,人员进进出出都会经过楼下的门口,难免会吵,我们都带着孕妇,还是选楼上吧。”就是因为这样,我们才预定了2200美金/月的待产。

  总之吧,我们在5月22号左右通知了主管陈小姐,我们将于7月12号抵达洛杉矶,让她协调美国方面帮助接机并预留好房间。当然,在出发之前,美宝也举行了一场所谓的通关培训会,凭良心讲,这场培训能带给我们的用处不多,因为之前我老婆在网上已经做了大量的功课,该知道的我们也都已经知道了。但毕竟美宝费心准备了这么一场培训会,我们还是要肯定他们的工作。

  闲话少叙,我们于7月12号准时到达洛杉矶,派来接机的人也算是比较负责,一着陆就接到了他的电话。然后就是取完行李上了车,从洛杉矶的机场开到爱心的路程大概用了不到一小时,其间我老婆因为晕车要吐,司机师傅也很配合地停车,听说我们还没吃饭,就打电话让月子中心准备好饭菜,感觉还是不错的。到达爱心后,司机立即就向我们收取了60美金的接机费,这个跟之前在国内的那个交通费用表格里的收费一致。

  到达爱心以后,我们直接进了所谓的餐厅。餐厅就是之前我所讲过的田字型房屋中的一个口改造的。我和老婆的饭菜已经准备好了在桌上,类似国内一些茶餐厅用的食盒,饭菜在一格格里都放好,每人一份。可能是刚下飞机,又是第一次吃到这样的饭菜,说实话,觉得口味还是不错的,吃完后还有水果,有香蕉、橙子、蕃茄、黄瓜等,自取,不必客气。

  趁着吃饭的功夫,大致了解了一下他们那里的几个人,都是中国人,来自不同的地方,有男有女,其中一位年龄大约在50多岁的女的叫marry,说是他们的主管,其他人的名字我已经不记得了。我不能去评论一个人长相怎么样,毕竟长成什么样不是她自己可以决定的,长相也不能说明什么,但是从marry的坐姿以及她跟别人说话的神态,给我的感觉就是那种不太好说话的半老太太。至于另外的几个人,都互相开着玩笑,就只有一个年龄大约在30来岁的广东女的,和我们聊了几句,介绍了一下其他人,当我们吃完继续跟她在闲聊的时候,她说了句“老板来了”,然后就迅速地站起身走开了。从她这个动作,我知道,传说的eva到了,并且eva还是很有威严的。eva进来以后,面带笑容嘘寒问暖了一番。她大约30多岁,身材偏瘦,个子不算低,说话、穿着也都显得比较得体,一看就知道是这群人的头儿。说是江苏连云港人氏。知道我们吃完了,就领着我们去房间,还帮我们拿行李,感觉上还是挺不错的一个知心大姐。

  然后把我们带到一个叫551的门牌号,进来以后,这套公寓的里面的小卧室里已经住着一个孕妇,姓刘。而外面的大卧室是空的,eva就对我们说:“你们就先住这儿吧。”我和老婆就跟她说我们订的是楼上的房间,不是楼下的。eva告诉我们,楼上的房间现在全满,必须要等到25号以后才有空出来的,我们只能先在这里过渡2个星期,到时候再安排搬过去。

  这个情况和我们预期的不一样,既然在国内我们已经预订了楼上的房间,而且我也是提前了近2个月通知了这边我们到达美国的日期,又没做过改变,为什么会出现没有房间的情况呢?但是当时我们已经对网上那篇对爱心和eva的文章有所了解,这个情况并未使我们吃惊,我们一直抱着一个既然来了,就顺顺当当生好孩子的心态,少计较,不惹事。过渡一下就过渡一下吧,也就是2个星期的时间,也就没有跟eva再说什么。

  接下来,eva就盯着我们坐下来,让我们把钱交一下。在国内,美宝说过,这边的房费是要预交的,而且还有一部分押金,所以到了这边以后会需要立即交一笔钱,这个我们也没感到意外。但是eva拿出合同打算跟我谈的时候,特地要求在客厅里与我老婆聊天的另一个房间的孕妇小刘回避一下,这个细节让我觉得,她是非常不希望孕妇与孕妇之间互相知晓价格的,也就是说,大家的价格一定有文章在里面。

  小刘回房以后,我和老婆就在客厅跟eva谈合同。eva拿出一份传真的合同跟我们说:“你们的待产是2900美金,月子是4900美金,一共3个月。。。”还没等她说完,我和老婆都同时打断她,说:“2900的4900?不对吧。”eva把一份传真的合同递给我们,我们看到那份我们签字的订房合同,价格栏里竟赫然写着待产2900,月子4900,eva chen的3月20号的那个签名也在上面,合同一共3页纸,eva的签名在每一页上都有,第二页和第三页上都有我老婆的签名,唯独第一页上没有需要让我们签名的地方,而且3页合同没有骑缝章。第一页的上面有个我们在上海的住址,那是我手写上去的,的确是我的字迹。当时我们就傻了。

  我问老婆,我们不是谈了一次又一次是2200的2900嘛,怎么变成了2900的4900了呢?老婆也一脸茫然。而eva说:“我收到的国内的传真就是这个呀,我看了这个价格才签字确认的呀。”我忙跟eva说:“这里面一定出错了,我们在国内一直告诉我们是2200的2900,没说是2900的4900。”于是我连忙拿出电脑,查询邮件,结果发现4月9号陈小姐发给我的那份传真扫描件上也写着是2900的4900,跟eva手上的这份比对了一下,一模一样。我和老婆当时只剩下面面相觑。

  我问老婆:“你签字的时候这个纸上是多少钱你看过没有?”老婆说:“我不记得了,他们让我签我就签了,但是我也不记得有人跟我们说过是有4900这个数字啊。”我说:“我们跟他们在国内来回谈了几次,都是说的2200和2900啊,怎么变了呢?”老婆说:“怀孕以后我的记忆力就明显下降,好多事情我都不记得了,但是我只记得有2900这么个数字,4900这个数字完全没印象。”

  而这时,我发觉eva却很泰然地坐在那里,什么都不说,神情镇定。我慢慢开始觉得事情有点蹊跷了,但我看到eva手上的合约上明明是2900和4900,我邮件里收到的扫描件也是2900和4900,无论从什么角度说,我是说不清了的。突然,我想起美宝的周小姐给我发过邮件让我确认价格,于是我翻出了那2封邮件,这2封邮件的报价单上却赫然写着是待产2900,月子也是2900。正是因为这份报价跟之前龚小姐承诺的待产2200不一样,我和周小姐才没能把合同签成,才换了后来的主管陈小姐来接手我们的单子。到此,我总算松了一口气,这2封邮件虽然不是最后正式签字的文本,但至少能证明月子2900这个说法不是我和老婆胡编乱造来的吧,至少是有美宝给我们的邮件作为依据的吧,至于为什么签字的那份价格变了,我们也一头雾水。

  eva看到我翻出的这2封邮件,eva一口咬定:“我们从来就没做过这种价格,月子2900怎么可能够啊,美国的人工多贵啊,月子是要送饭送到你们房间,还要照顾小孩子的。”我说:“eva,请你理解,这2封邮件摆在这里,肯定不是我们今天到了美国以后再跟你耍什么心眼,因为我作为一个外国人领着个大肚子孕妇,在这个你的地盘上,我不会傻到无中生有来跟你玩这个歪脑筋,但是我们事实上在国内谈的所有价格都是基于2200和2900在谈的,包括我的陪客费是28美金一天,这些都是国内认可的,但现在这个价格不对了,这里面一定有什么地方出了错,我们先不要互相指责,我们来找出问题出在哪里,一切都好谈,我既然来了,我也不愿意瞎折腾。”eva翻了一下合同的第二页,上面写的陪客费用确实是28,她说:“这个我认可,原本我至少都是要收35一个人的,既然你们国内谈好了28,就28,这个没问题,但你要帮我保密,不要告诉给别的陪产的爸爸。”我说:“这个没问题。”然后eva就在合同第二页上写了一句话“陪客费用28美金/天,如有透露,收回所有折扣。”让我签字,我就签了个名字。然后eva说:“现在就是待产和月子的费用有问题了,你的邮件我看了,我也相信不是你在搞鬼,但是责任也不在我这边,我收到的传真就是这个样子,我才签字认可的。所以这个你只能给国内美月打电话,来问问是怎么回事。”

  于是我给国内的陈小姐打电话,但是当时因为时差的问题,国内的时间是早上5点半左右,我也打,eva也打,打了六七遍,国内的陈小姐一直不接电话,这个我表示理解,毕竟当时是国内的凌晨,也是非工作时间,陈小姐不接电话也是可以理解的。但是美国这边我和eva就只能僵在这里,看eva的样子是这个事情不解决她不会搁置,于是我就跟eva又细细地将我们在国内和美宝的整个签约过程以及承诺的一些事情都跟eva讲了,当说到田字形的房子楼上楼下大小房间的4个价格的时候,eva说:“我们孔雀园从来就没有做过这个价格,如果你说待产2200的,那么就是山上的月子中心,那里有2200的价格,但是在山上,比较偏,不像这边这么热闹,而且不能一房到底。这里的房子你也不能一房到底,就算你住在楼上,你老婆生完了也是要换房间的。”我说:“国内明明说好了可以一房到底的呀,还告诉我们一房到底有多么多么的好,我们才订在这里的呀。”eva说:“我们的月子是专门的一个区域,因为孩子和孕妇要集中起来,这样我们才能一起照顾,东一个西一个,我们怎么可能照顾得了,所以月子你是肯定要换到专门坐月子的那个区域的,也就在这个园子里,不过你放心,那边的情况跟你现在看到的房间一模一样,没什么区别,就是换个地方而已。”

  听到这里,我已经彻底无语,一切的一切跟国内美宝承诺给我们的完全不一样。而国内的陈小姐继续不接电话,eva又开口说话了:“我们也别等着找国内来处理了,因为事情已经这样,你找他们,他们又能做什么,到最后还是我和你来协商解决,不如我们现在就开始自己协商。”我想想她说的也有道理,折腾到最后,我还是得跟eva来谈这个事情。于是eva就跟我说:“我现在给你一个我最底线的价格,你看一下你能不能接受,待产2600美金,月子4600美金,这个是我能做的最低价格,你看一下怎么样。”我就算了一下,如果按照eva开出的价格,比我们在国内谈妥的价格,我们莫名其妙就多出了2500美金,这还是我们敬爱的eva大姐作了牺牲和让步的底线价格。

  倒不是事后我要说多么往自己脸上贴金的话,既然我们选择来美国生这个孩子,真的说非要我们多出这个2500美金不可,以我们的经济条件也不是出不起,十多万人民币都花了,难道还差这个1万多人民币吗?但是这件事情让人像吃了一只苍蝇一样难受,恶心,但又说不出话来。正当我们在犹豫的时候,eva又说话了:“要不这样吧,咱们也别按照什么一个月多少钱来算了,你们反正2个人都是3个月全程在这里的,我就给你一个打包的总价。房间你们也别换楼上的了,就这个房间待产,到生了以后去那边换个房间坐月子。”然后他开始按计算器,最后告诉我们,3个月,含我这个陪客的费用,含将来帮宝宝办里各种证件的费用,总价12500美金。我又算了一遍,这个12500,等于是刚才eva给的待产2600两个月和月子4600一个月的基础上加了我每天30美金(一共3个月)的陪客费2700块,eva的让步就是把将来给宝宝办理证件的费用包含了进去。

  而宝宝将来办理证件是要额外给钱的这个事情,我是到eva这里才知道的,在国内,龚小姐一再跟我们说起初收的800美金里就已经含了给宝宝办理护照和回乡证的人工费(美国政府的收费自理)还有孕妇在美国期间每两周的产检接送费以及一周2次的购物交通费等。而这些费用实际上到美国以后是另付的,而我把这个疑问向eva提出来以后,eva很明确的告诉我:“那个800美金是你们交给美宝的咨询费,包括你们办签证啊通关培训啊等等这些服务,跟我这里没任何关系,我也没有拿这个钱。我这里所有的费用我是要另外收的,国内怎么跟你们讲的我不管。那个1200的订房费是可以算在我这边的,但是这个钱我到现在也没拿到。”

  我和老婆又一次傻眼了,真的是一切的一切和说的完全不一样,看来事情已经到了完全出乎我们掌控的地步,我们的感觉是肉在砧板上,只能任人宰割了。看看时间已经美国时间下午5点多了,如果不在这里安顿下来的话,我现在带着老婆,挺着个大肚子,我们能去哪里呢?虽然我们也知道还有其他的月子中心,但是这么晚了,我们又如何能马上找到新的落脚点呢?我跟eva讲:“今天事情到这个样子完全出乎我们预料,能不能今天先让我们安顿下来,等跟国内联系了以后明天我们再来决定这个事情。”eva没有直接拒绝,就用一种知心大姐的口吻说:“你看你们来这里,多不容易,事情到这个样子,也不是我的责任,我也做出了很多让步,你们就算不住这里了,还是一样要去找地方住,这里整个的市场行情就是这个样子,去哪家都是这个价,不如尽快确定下来,你老婆也安心。”我看了一眼满脸惆怅的老婆,我想我也只能不得不低头了。

  于是我开始跟eva讨价还价,我说:“按照国内给我的承诺,我们除去医院和医生那边的花费,陪客费就算30一天,一共就是10800美金,而你现在变成了12500,不但完全超过了我们的预算,而且房间也变成一楼的,还不能一房到底。你看能不能再低一点。”eva又开始按计算器,然后作出一个很爽快的神态说:“出了这个问题不是我的责任,也不是你的责任,你也加一点我也让一点。我总打包收你12000美金,包你们2个人的吃住3个月,以及孩子办理证件和产检接送,住不满3个月我也不退钱,超过一天每天算130美金,这总可以了吧?”我看她让到了12000,基本就是比我们原本预算的10800也就是多1200美金,想想也就只能接受了,这应该是算是比较好的结果了,于是和老婆商量了一下就答应了。然后eva紧跟其后就是要我们交钱,说:“既然我们打包价都说好了,也别一个月一个月我来收钱了,你就一起全交了吧。”我说:“我们从国内出来的时候美宝让我们不要带超过9000美金的入境,我们身上只有不到8000美金,而且去看医生做检查又要付钱,所以你看你能不能先少收一点,给我半个月的时间,我去办个银行卡,让国内打过来了我再给齐你。”eva很爽快,那你就先付6000美金给我吧,剩下的半个月后付给我。于是我就数了6000美金给她,她写了个收条,并把谈好的打包价和包含内容写在合同的反面,让我签字。至此,我和老婆的心才定了下来,总算是安顿下来了,不至于流落街头。eva收到钱后,也算是尽心地给我们都讲了一下公寓内的各种设施以及相关人员的联系电话,然后就离开了。那时已是晚上6点半,也就是说,这个价格,我们和eva商量了有近4个小时。

  eva走后,我和老婆去餐厅吃晚饭,因为晚饭是6点半开饭,据同屋的小刘告诉我们,去晚了就没得吃了,一定要准时去。所以我们就去了,那晚吃的是饺子,是他们自己做的饺子,可能是我这辈子吃过的最难吃的饺子,老婆只吃了半个就不吃,拿了水果和面包去房间,以备晚上饿了再吃。

  看到这里,很多朋友可能对本文中出现的价格眼花缭乱,其实我也不是要故意写这么多生涩的数字出来让大家烦,而是后面出现的问题一定会用得到这些数字,所以不得不啰嗦的清楚些。并且很多人可能认为故事到了这里就接近尾声了,我告诉你,一切还没结束,大场面还在后面,请耐心看下去。

  为了便于大家的理解,我将之前出现的价格作个汇总:我们和国内美宝谈的价格:待产2200*2月 + 月子2900 + 陪客 28*90天 + 办理证件和产检接送800 = 10620(这些钱里,我在国内已经预付掉了2000美金)eva说的她的底价:待产2600*2月 + 月子4600 + 陪客 30*90天 + 办理证件和产检接送800 = 13300第一次,eva自己将这个13300让步到 12500。第二次,我还价以后,eva给了一个打包价让步到 12000。

  至此,我想大家都应该看得很明白,最终eva给的打包价是12000,而我在国内已经交了2000美金,实际上是我要再给eva10000美金就对了吧,我当天已经给了eva6000美金,等于是我还差eva4000美金,我想我这个帐算得没错吧?就在当晚吃过晚饭回到房间,我跟国内的朋友联系了一下打款的事宜,国内朋友说,你不如直接跟他们要个国内的账号,你把要付她的钱折成人民币打给她,这样你也方便,她也省得等,我想想也有道理。于是我就打电话给eva,问她这样是否可以,eva倒也同意,于是我就跟eva说:“那我就按照今天的汇率打4000美金的人民币到你国内的账号,你把国内的银行账号给我一下。”

  谁知eva在电话里叫起来:“什么4000美金?你还要给我6000美金才对啊。我们说好的12000,你下午给6000,还差6000啊。”

  我说:“可我已经在国内交掉了2000了呀,总价12000的话,我只差你10000美金了呀。”

  eva立刻打断我:“国内的那个2000美金我不管,我说打包价12000是你另外再给我12000。”

  至此,我彻底无语了,如果按照eva的算法,我等于一共要付出14000美金的总价,我就算按照她说的2600和4600的那个她的底线价格一分钱不还价,我也只不过要给13300而已。我难道跟她讨价还价了半天,还把价格抬上去了?我放着13300的价格不接受,去接受14000的价格吗?我难道真的看上去有这么傻吗?接下来的事情就可想而知了,我把帐再跟eva算了一遍又一遍,电话那头的eva就认死12000是刨去国内交的2000块以后的价格。事已至此,我觉得我很失败,我不但没有还价,还给自己加了价,要命的是还把6000美金交到了对方的手里。最后eva又大发慈悲似的的说,那这样吧,我再让步1000美金,你再付我5000美金,你就住下去,否则你就搬走吧,你这个生意我做不了了。你自己考虑一下吧。如果不住,今晚就搬走。”说完就把电话挂了。

  让步1000,我的总价等于还是13000,接受这个13000的价格,我干嘛不去接受第一次eva让步给我的12500的价格呀,难道我真是个傻B吗?于是我和老婆开始商量怎么处理。明显的一点是,我们前后已经交了8000美金在他们手里,我们如果离开,这个8000能否要回来,要回来了我们又该去哪里?幸好老婆在国内时做了很多美国生孩子的准备,她说很多论坛都有民宿出租,就是住在民宅里,费用要比月子中心低很多,有的名宅有人照顾孕妇的饮食,有的名宅没人照顾,只能靠随行的家人自己照顾,我恰好是个会做饭的男人,而且又是全程陪同,所以如果真的去找民宅也不是不能解决。另外老婆还说这边的月子中心很多,大不了就是先解决一下今晚的住宿问题,明天再去找其他的月子中心。

  有了老婆的这些信息,我也有了勇气,大不了就是去住宾馆嘛,怕什么呀,又不是第一次来美国,又不是一句英文都不会说。于是我们就决定先走人,eva要是不退钱,咱们再想办法闹,要不这口窝囊气实在咽不下去。

  就在我们决定了不住以后,我接到了国内陈小姐的电话,陈小姐在电话里很生气,意思好像是说我们指责是她改了那份传真上的价格。我当时在电话里跟她说:“发生事情之后这是我是第一次和你通话,我骂你了没有?我指责你做假了没有?是怎么回事咱们现在谁也别去指责谁,谁都没有充分的证据,如果美宝那里有我老婆签字的原件的话,我可以让我上海的朋友去美宝看一下,如果确实原件上也是2900和4900的价格,那么我们只能说我们自己没留意价格就签了字。但如果原件不是这样的话,那么就不是价格的问题了,就是法律问题了。而我现在手头有周小姐发给我的报价确实写着月子2900,至少说明我们之间对价格产生分歧是有依据的,不是我在无中生有,你也不能说我在没事找事。”陈小姐理直气壮地说:“我们当然有原件,你让你朋友来看好了。”我说:“这个事情我们可以先放一放,把眼前的问题解决。眼前我和eva谈过了新的价格,但是谈来谈去,eva给的价格比她一开始开的价还高。。。”我就把情况又从头到尾说给陈小姐了一遍。最后陈小姐问我:“你能接受什么价格?我可以跟eva去沟通。”

  我说:“我希望eva能说话算话,12000的打包总价是她答应的,现在别又坐地起价,如果再要我加钱,我就不住了,我现在就搬走,因为到现在我觉得我已经够委屈的了。”陈小姐说:“好,我来跟eva协调,反正你的要求就是要么12000的总价,要么就是退钱你今天搬走。协调好了我给你电话,你等我的消息。”自此,直到我写这篇文章,我都再也没有接到过陈小姐的电话。

  那天晚上我就和老婆怀着忐忑的心情在公寓等陈小姐或者是eva的来电,希望他们能承认之前谈好的12000是总价而不是再补12000。但等了近1个小时,她们谁也没有来过电话。最后我主动给eva去了电话告诉她我们决定搬走,麻烦她赶过来跟我们结一下帐,退款给我们,我们自己出去找房子,没想到eva在电话里很爽快地答应了,只是说她家离爱心比较远,开车大概要40分钟,让我们稍等一会儿她就过来。说这个话的时候已经是晚上9点多了。

  然后我和老婆就开始收拾,又给国内朋友打电话,看看有没有什么人有朋友在这边能来接一下我们,毕竟是大包小包的行李,还有孕妇,在这种地方几乎根本看不到出租车。所幸的是国内的朋友帮我们联系到在这边的朋友,而且离我们的月子中心不远,可以找他过来帮忙拿行李和接我们到宾馆,给了我们这个哥们的电话。

  收完了行李,我们就在客厅里等着eva过来。在等待的过程中,隔壁小卧室的孕妇小刘过来跟我们聊天,她是在客厅听到我跟eva以及陈小姐打电话的过程大概听出了内情,于是主动过来问我们发生了什么事。开始我们还有些忌讳,怕事情没有结果而让别人知道以后eva要发飙刁难,也不太敢跟这个小刘多说,只说到这边以后发现价格出了问题,跟在国内谈的不一样。没想到小刘说:“啊!你们也是这样啊?我也是,我在国内跟我说是待产2200,月子2500,到这里都变了,月子要4000多了。”

  我听到小刘说出这个话,我一下子意识到,事情远远不是我想像的一定是哪里弄错了,看来这不是我一个人的遭遇。

  我问小刘:“你来之前就没有跟美宝签合同吗?”

  小刘说:“没有,什么合同都没看到,我们是东莞的,广州那边的美宝就是告诉我们2200的2500的价格,然后我就付了2000美金定下来了,钱是通过网上银行打过去的。到这里发现都不是这样子的。”

  我问:“你到这里发现不对没跟他们说吗?”

  小刘说:“我哪里敢说,我一个人来的,不像你们是两个人。我老公签证没办到,不能来美国,我就一个人过来了,我生孩子都得一个人应付。我一个人在这里,英语又不会,我哪里敢跟他们说哦。”

  我问:“难道你就这样接受了?”

  小刘说:“我也还价了,他们给我待产2900,月子3900,给你们多少啊?”

  我觉得到这个程度已经没必要再提防着小刘了,就告诉她:“说是待产2600,月子4600。”

  小刘说:“我就知道他们肯定给的价格不一样,要不下午eva跟你们谈价格的时候干嘛非要我回避。他们就是怕我们互相接触,赶紧把钱收走,钱收走了,就不怕我们互相说了。那你们今天交钱了没有呢?”

  我说:“交了,又补交了6000美金,交完价格又变了。”

  小刘说:“哎呀,他们就是这样子的,你们一进来,我就想跟你们说,不要交钱,住几天先看看,他们就是怕你们住了以后就不想住了,所以每个进来的人一到这里就是先收钱。这里都好多人走了。我当时也是一样的,刚来就一直盯着你,问这问那,感觉好亲切似的,然后就收钱。”

  我说:“你来这里多久了?”

  小刘说:“我来了8天了。”

  我说:“8天来你觉得这里怎么样?”

  一问这个问题,小刘先是沉默了一小会儿,然后眼睛就湿了,但是还是强作镇定地跟我们说:“能怎么样,就是这样子咯,吃也吃不惯,睡也睡不好。我又不像你老婆,有人陪,出什么事了还有个人在旁边站出来说话,我只能忍着咯。”说着去拿纸巾擦了一下眼泪,又坐回到客厅的椅子上。

  我说:“他们这里服务应该还好吧,我们中午吃的饭感觉还行,我看这房子的条件也还算可以,除了价格出了问题之外,应该还好吧?”

  小刘又哽咽着说:“你们是刚来,还不知道,这里其实没有你看到的那么好,你今天是第一天到,他们对你很客气,你住两天就知道了,爱搭不理的,一个事情跟他们讲好几天都没人理你的。你们住的这个房间是昨天刚空出来的,之前住的听说是eva家的亲戚,老人孩子好几个,这个客厅里堆满了他们的东西,连走路的地方都没有。我刚来的时候他们就把我安排在这个房间,因为我是一个人嘛,其他人都不愿意跟他们住,我一个人,他们就把我安排到这里,那一家人都住在这里,晚上都吵死了,一两点都不睡觉的,吵得我都没法睡。还有,我刚进来的时候,这个房间的空调是坏的,电话是坏的,都是前两天刚刚才找人来修好的,我跟他们说了好几次都没人管的。这里连水都没有,都要自己买。”

  我打断道:“餐厅不是有果汁和牛奶嘛,不是说可以拿到自己房间的冰箱里嘛。”

  小刘说:“那也不能天天喝牛奶和果汁不喝水呀。水都是要靠自己买的,要不你就自己烧水喝。他们天天买菜的,我就让他们买菜的时候帮我带水回来,然后我给钱给他们,我跟他们说了3天,根本没人理我,这里的烧水的机器好像是煮咖啡的那种,我也不会用,也没人来教我,最后我没办法了,只能自己去超市买水,然后再自己提回来,你看我肚子都这么大了,去超市要走好远,还要提着水,好辛苦的。”说着说着,小刘就哭出声来了。

  我和老婆都傻在那里,第一是我们同情小刘的情况,一个孕妇异国他乡一个人受这么多委屈,我们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二来是我们根本没有想到这里会是这样一个情况。

  小刘哭着又说:“之前他们就有几个孕妇一起出去了,但是她们的预产期都是8月份的,我是9月份,我也想跟她们走,但是时间上不吻合,我怕她们生完了就剩下我一个人。”

  我问:“那出去了难道就好了吗?”

  小刘说:“也不一定,这里有好多家月子中心,听他们说,别的月子中心也经常有人走的,而且有的月子中心比eva这里还要贵,但可能服务要好一些,我也不知道,我只是听他们跟我说。”

  我连忙问:“那之前几个走了的孕妇都去了哪家月子中心?”

  小刘说:“她们没有去月子中心,她们去自己租了房子。”

  我老婆说:“在国内我在网上看到过,这个附近有好多民宿,就是民宅,也做月子中心的事情,就是规模很小,等于都是老百姓自己把家里的房子租给孕妇,然后帮着做饭照顾小孩。一个房子最多只能容纳三四个孕妇,但价格会便宜很多。网上说,民宿也有民宿的好处,孕妇少嘛,就照顾得过来,做饭有的可以单独为你做,不像这边是大食堂。而且据说照顾小孩也好一些,这边一个月嫂要看好几个小孩,民宿的话一个人就只管两三个,那肯定要照顾得好一些。”

  我连忙问老婆:“既然这样我们为什么要订这家狗屁月子中心,干嘛不定民宿?”

  老婆说:“我是在跟美宝订好了以后才在网上了解到的,那会儿我们钱都交了。再说找民宿好烦的,你要实地去看房子,去和房东谈很多东西,以为找月子中心能正规一点省点事的呢,谁想到到这里是这样啊,房间房间不对,价格价格不对,一房到底也没有了,哎。”

  小刘说:“是的,我听她们说到民宿去费用很低,一个月才1000多美金。”

  我惊讶道:“那这里收2000多的话应该是利润很高了。”

  小刘说:“那当然了,我听她们说,eva开这么一个月子中心已经赚了几百万美金了。你想想看,这里的房间几乎全部都是满,每个孕妇交那么多的钱,一年下来她都能赚好多了。我们住的这个房子你知道租金才多少?园区门口的物业管理处就有得租,一个月才1750,这是我们这个整套公寓的价格,就是现在我和你们住的这个2间房间加客厅厨房整套的价格。你看eva收我们一个人就要2000多快3000块,就是找几个人给大家做做饭而已。这里的水电费加起来也不贵的,再装个电话,就好了。其他也就没什么成本了,车接车送产检都是你要另外付钱的,我刚来的时候去产检了一次,收了我25美金,开车都不到20分钟。所有医生医院的花费都是你自己出,而且我听说他们介绍医生还有回扣拿。他们帮小孩子办护照什么的收钱也收得比外面专门办理证件的人贵200美金。哪能不赚钱。”

  我问:“她们服务像你说的这样,连喝的水都没有,难道还有生意做?”

  小刘说:“国内的美宝就是帮她拉生意的呀,国内收的钱就是美宝赚的,这边eva该收多少还怎么收。eva生意很好的,房间很少空,一空就有人住进来,据说以前生意好到孕妇到了她们都安排不过来,只有把孕妇先安置在宾馆,天天让人去送饭,等这里的房子空出来了再接过来。所以她们生意好做的话才不会在乎你感觉怎么样呢,不爱住你就走,走了马上有人来,反正国内收你的2000美金是稳赚到手的。国内的孕妇在美宝订的时候又不知道这里是个什么情况,钱交好了飞过来,就算不满意又怎么样,钱都已经交了,不要了又可惜。而且一般有人陪过来的孕妇他们就会对待得好一些,听说以前经常有爸爸跟他们这里闹的,有爸爸在他们就都有点怕。但有的孕妇是老公送过来就走了的,然后等生的时候老公再过来,老公不在孕妇也都不敢闹,都想着等老公来了再说,我认识的好几个都是说等我老公来了就找他们算账什么的。

  但是真的等老公过来的时候你都没几天就生了,哪里还闹得起啊。反正在这里,尽量不要麻烦他们,自己能做就自己做,你老是找他们,他们会很烦你的。”

  小刘顿了一下又说:“大家跟你们都一样,一来的时候感觉还好,就交了钱,你想钱都交了,不住也未必能退得回来,而且好多孕妇是跟我一样一个人来的,挺着个肚子,也没力气去跟他们争什么,想想也就3个月,只要把孩子生下来了就好了,能忍就忍了。大家的脾气性格都不一样,有的人能忍着,有的人忍不下去就走了。我看你们俩人挺好的,我就把这些都告诉你们,下午的时候我就想跟你们说,但是eva一直在,还让我回避,我也没法说。”

  我听完后已经无语,小刘还在那里不停地擦眼泪,两眼红肿。大家沉默了一会儿,我试探着问小刘:“那你在这边这种过不好的情况你家里人知道吗?”

  小刘说:“我哪敢跟他们讲,我只能自己忍着,我说了不是让家里人担心嘛,我老公是拿不到签证,怎么也不可能过来,我说了只会让他更着急啊。”

  我问:“你刚才说你吃也吃不好,我中午吃了一顿他们的饭感觉还可以了,就是晚上的那个饺子实在说不过去。”

  小刘说:“我每天几乎都不怎么吃饭的,他们那个饭我实在是没胃口,也可能是我比较挑吧,但是我到了那个餐厅就没胃口,看到他们那几个人我就不想吃了。”

  小刘转头才发现我和老婆已经把行李都挪到门口,就问我们:“你们要走是吗?eva怎么讲?”

  我说:“eva刚才答应退钱给我们,马上就过来,拿了钱我们就走,先找个宾馆住下来再说了。别说你跟我说了这么多,就算你什么都不跟我们说,我们也早就决定要走了,价格有出入,房间也没有预留好,答应我们一房到底也做不到,反正什么都跟国内说的不一样。刚才谈好的价格现在又变了,而且越变越多,真受不了了,干脆退钱走人吧,我们找到个朋友可以接我们走,等下就过来,让他先帮我们找个地方安顿一下。”

  小刘有些惊讶:“eva肯退钱给你们吗?之前听说有人跟她退钱很难退的。”

  我说:“她刚才电话里答应了呀,说要过一会儿就过来呀。”

  小刘说:“我看她是不会来的吧,你们不要被她骗了,eva很精明的。”

  我被小刘一说,我也煞是无语,因为我也没有把握eva就一定会过来退钱给我们。但是我们除了等待也只有等待,于是我又打电话给eva,我说我已经收拾好了行李了,也通知了洛杉矶的朋友来接我们了,现在就等你过来把钱退给我。电话里,eva有些支支吾吾,说路上有点塞车,可能过来要很久,然后我坚定地对eva说,我可以等,但我今天一定要拿到钱。eva说:“那你就再等一会儿吧,我尽快赶过来。”挂完电话,我看时间已是晚上11点了,没想到洛杉矶这么晚了还塞车。

  小刘听我打完电话,说:“如果你们能退钱的话我也想退钱,我跟你们一起走吧,你们的预产期是什么时候啊?”

  我老婆说:“是9月上旬。”

  小刘说:“我也是9月初,你们带上我一起走吧。我一个人在这里,什么人都不认识,但是我真的不想再在这里待下去了。。。”说着说着就开始痛哭。

  我和老婆只能走过去安慰她,给她递纸巾,她就一边哭一边呜呜地说着什么,我们也听不清楚。然后就是很剧烈的喘息,我以为是哭得太厉害的那种抽泣。突然,小刘身子一歪,就从椅子上瘫软下来,倒向我站的一侧,我连忙用腿撑住小刘瘫软的身体,扶住她,她才慢慢地躺在了地上。

  我和老婆一下子慌了手脚,从来没遇到过这样的事情,就看着一个孕妇瘫软在脚边,我老婆也吓哭了,不停地流眼泪。我也没了主意,只能一边安慰我老婆,一边不停地拍打小刘的面部,希望小刘可以醒来。谢天谢地的是,大概在小刘晕倒两三分钟后,小刘睁开了眼睛。我们连忙给她喂了几口水,问她感觉怎么样,小刘用很虚弱的声音告诉我们没事,我问她能不能坐起来,她没说话,试着坐了起来,然后我和老婆就把她扶起来,挪着到了她的房间,把她放躺在她的床上。

  到今天我再去回想那天的一幕我有些回忆好像是空白的一样,我真的已经记不起来我和一个孕妇把另一个孕妇从客厅扶回房间是怎么挪着走的。

  小刘躺下以后,我让老婆在她床边守着她,我就到客厅给eva打电话,打了十几次,eva一个都不接。我实在没辙了,我就给上海的朋友帮我联系的即将来接我们走的那个本地朋友打电话,这个哥们儿姓韩,我叫他韩哥。

  我把这边的情况跟韩哥说了以后,韩哥说:“我马上过来。你现在赶紧看看他们月子中心有没有什么晚间的值班人员,让他们过来,千万不能让那个孕妇再出什么事情,万一伤到肚里的孩子事情就大了。孩子流产的话在美国是大事,等于就是出人命了。如果晚上没有值班人员,你就打911报警,洛杉矶的911是有中文服务的,让911派救护车过来。月子中心的老板的电话你还得打,一定让她过来,如果她不来,你就告诉她你要报警了,一旦报警,她是必须到场的。”

  通过韩哥的提醒,我才想起来下午的时候eva告诉我门后面贴着他们这边各种联系电话,其中就有那个主管marry的电话,并且上面写着marry是夜间值班人员,也就是说marry就住在月子中心这个园区里。于是我打通了marry的电话,我告诉她这边有孕妇晕倒,情况不太好,eva在2个小时前答应过来,一直到现在也没到,并且我怎么打电话她也不接,请marry联系eva尽快给我回电话,否则我就只能打电话报警了。

  我本以为我跟marry说这样的情况后,marry给eva打电话eva一定会接,然后eva就会知道事态的严重性。结果我挂了给marry的电话近10分钟,依然没有接到eva的电话,也没有接到marry的回复。

  这时我已经非常生气,我想:就算你不想退钱给我,但是这里有孕妇晕倒你总要过问吧,总不能为了躲着不退我钱,置这边晕倒的孕妇于不管不顾吧,这也太没有人性了吧,说起来都是中国人,说起来你们是开月子中心照顾孕妇的,事情都这样了,你们还能为了不退钱缩着不露面,你们可真他妈的无耻到了极点了。

  我又拨通了marry的电话,电话那头感觉marry已经入睡,懒洋洋地跟我说:“我已经跟eva打过电话了,eva家离这里很远的,开车过来要2个小时呢,你再等等吧。”我听到这样的推脱我简直要气疯了,我大喊着打断她:“她两个多小时以前就说她已经出来了,她自己告诉我说她家到这里只要40分钟,你还他妈的为她找借口。今天除非她死在路上,否则今晚她必须到这里来!我马上就打911。”marry居然在电话里说:“你这人说话怎么这么难听啊?”我喊着说:“我说话就难听了,怎么了吧?人晕倒了你们都不管,你他妈还想听什么好听的?”说完我就挂了电话拨打了911。跟韩哥说的一样,洛杉矶的911是有中文服务的,但不是语音提示的进入中文服务,是需要你先跟接线员说一句“Anyone can speak Chinese?”,然后接线员就会转到会中文的接线员那里,然后接线员会问你很多问题。问得你直到不耐烦为止,尤其是晕倒的孕妇的情况,他们问得很仔细,希望是在电话里把孕妇的情况弄清楚,以便他们可以判断需要什么样的救护人员赶到现场。我把这边的情况详细描述了一遍后问了我的地址,911说他们会立刻派会说中文的警察和救护车过来,并且告诉我,911出警和救护车前往救护都是免费的,但是如果被救人员同意被送去医院的话,就会需要支付费用,但这个费用会在后期的医院费用里一起出账单。

  这个报警电话因为警察的询问我打了大约有近30分钟。这期间,韩哥到了现场。而所谓的夜间值班人员marry却没有到,又过了大约10分钟,警车和救护车到了月子中心园区,医护人员和警察一共进来了十来个人,一来他们就开始为小刘接上各种仪器测量各种生理指标,在此就不一一说了。需要说一下的是,我们伟大的eva老板差不多和警察同时到达,一来以后看到警察和救护人员,看得出eva已经面露惊讶,一直沉默不语,靠在墙边,警察问什么就答什么。

  我和老婆也顾不上跟eva说什么,我们一直在小刘的房间里配合警察和医护人员对小刘进行监测检查。从小刘晕倒到救护人员到场,大概已经过去了不到1小时,小刘的情况已经有了明显的好转,可以说话,神智也转为清楚,并且能告诉警察肚子的哪个部位有疼痛感。警察问她很多类似今天是星期几,今天是几号,你怀孕多久了,你以前是否也晕倒过这些问题,她都能回答。最后警察建议她去医院再做个全面检查,并且留院观察。小刘说出了一句让我毕生难忘的话,eva当时也在那个屋子里,肯定也听到了这句话。但我今天把这句话写在这篇文章里,我希望eva能永远记得这句话。小刘说:“我不去医院,去医院看病好贵的,我没有钱,我带的钱不多,都交给他们了。”

  后来警察和我们也都一再劝说了小刘几次,小刘还是坚持不肯去医院。当然,这期间eva也多次劝小刘去医院,并且一再告诉小刘,其实去医院不用花多少钱。但却没有说一句这个钱可以由她先来垫。

  最后,警察要求小刘在一份出警记录上签字,以证明是小刘自己不愿意去医院的,而不是警察不送她去医院。小刘签了字。然后警察跟eva说,今晚不能让小刘单独呆着,必须要有人陪同,然后警察们就走了。

  接下来,eva在小刘的床边坐着,跟小刘说今晚自己留下陪她。小刘说:“我不用你陪,只要你把钱退给我,我不想在这里住了,我在这里吃不好睡不好,很难受。”eva一直没有答应,但是小刘一直不停地嘟囔着要退钱。

  后来,eva走出小刘的房间,让我老婆在里面照顾小刘。把我叫到客厅,问我这整个是什么情况。于是我就把我跟eva通完电话以后小刘跟我们说的所有情况复述了一遍,并且我把打她电话她不接,打marry电话marry不来,最后没办法打911的情况都告知了eva。

  eva居然说:“你知道吗?你今天给911打这个电话,让小刘损失了1400美金,这些都是需要付费的。”我当时从这个女人的脸上只看得到贪婪,事情到这个样子了,她心里还是想的钱。但是我还是反驳她说:“你不用来吓我,我刚才打电话的时候911说得很清楚,出警和出救护车是免费的,只有小刘愿意去医院的话才会收费,这个在他们来之前我就告诉了小刘,小刘也很清楚。另外,整个出警过程你也都看到了,警察有问过一句小刘或者是我们的护照号码吗?有问过一句我们的银行卡号吗?你说的这个1400美金他们怎么收?”eva似乎还想再去举例说别人报警怎么收费的之类的话,被我打断:“你也不用再说这些了,我们还是先把我们之间的帐结一下吧,我等了你几个小时了,我的朋友也等了你很久了,也不早了。”

  eva脸色一转,对我说:“你今天第一天来,不想住了不要紧,我退钱给你,这个你不用担心。但是你不该把小刘鼓动着拉走,你这是在挖我的客户啊,这恐怕说不过去吧?”

  我当时是又好气又好笑,我没想到这个女人的贪婪已经可以让她丧失了思考能力,我反问她:“你觉得我是个傻子是不是?我自己带着我的老婆是个孕妇在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我还嫌不够麻烦,我还要再从你这里带走一个孕妇?我自己今天晚上住哪里我都不知道,我难道还想再找个累赘?好吧,就算抛开这些,你我也都知道,小刘是个今晚刚刚才晕倒过的孕妇,和一个定时炸弹有什么区别?我哪知道她下一次是什么时候晕倒?我把她带走,再出什么事情就是我负责,而她留在你这里,出了天大的事那也是你负责。我犯得着给自己找一个这么大一麻烦吗?我图什么呀?”

  eva让我反问得已经没有话讲,沉默了一会儿,说:“那我退钱给你,你走吧。”然后她就起身,打了个电话给marry,让marry尽快过来,然后说是去车里拿钱,2分钟就回来。这时,小刘已经自己起来,我老婆扶着她走出来到客厅坐下,看到eva不在,问我去哪儿了,我说去给我们拿钱去了。小刘就说:“你们别走,别把我扔在这里,我想跟你们一起走,你们等我一下,我跟她说。”

  我说:“你今天先别折腾了,身体要紧,好好在这里休息,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刚才eva已经在责怪我要把你带走了,你今天越闹这要走,她越是觉得我们在鼓动你走。”

  小刘说:“没有啊,是我自己要走的呀,跟你们没关系,等下你们先别走,你们在,她才有可能退钱给我,你们走了,她肯定不会退钱给我了。”

  说着这话的时候,eva回到了屋里,把6000美金数给了我,说国内收的2000美金不是她收的,让我自己去跟国内的美宝交涉。当时已经是深夜2点了,我让韩哥帮我把行李往外拿,我和老婆就准备离开。

  小刘哀怨地跟我们说:“你们别走嘛,带我一起走。”言语中充满了可怜。

  我和老婆实在不忍,就站在门口,这时marry来了。这已是我打电话告诉她有人晕倒后的近2个小时以后,她才出现,她就是值的这种夜班。

  eva和marry一起要求我和老婆走,不要再留在这里,说小刘由她们照顾。似乎就怕小刘和我们多说一句话天就要塌下似的,让marry把小刘强扶着回了房间。

  我和老婆看eva的这个样子是万万不会放小刘今晚走的,再想想小刘今晚的身体状况确实够呛,也许留在这里还更好一些,于是我和老婆就上了韩哥车去找宾馆。

  离开之前,我又回去了公寓一趟,我把eva叫出来,我说:“我和小刘都遇到了价格不对的问题,这说明不是我一个人的个案,这里面一定有问题,但这不是我们的错,你也可以说不是你的错。但是人既然住在这里,你就要负责,你们这样有人晕倒都没人管的情况实在是说不过去的,钱不是这么赚的。今天小刘留在这里,我希望你好好跟她协商,你自己也是个女人,你也怀过孕生过孩子,不要再难为一个孕妇。”

  以上就是我到达洛杉矶以后所经历的美国生子的第一天。之所以把很多的情形和对话写得如此详细甚至啰嗦,我只是希望看到的人能感同身受。也许本文里的对话和当时的原话不能做到一字不差,但是我可以保证我写的这些都是事实。至于小刘跟我描述的爱心月子中心的情况是否属实,我也无从去考证,毕竟我只呆了半天就离开了那里。

  如果谁有兴趣想去证实我说的这些是否属实,可以查询一下2012年7月12日深夜洛杉矶的911报警记录,看看是不是有一个男性中国游客报警称其合住的公寓内有一个孕妇晕倒,需要救助。报警地址:17800 Colima Road Rowland Heights, CA 91748。

  我写这篇文章的目的不仅仅是想叙述一个事实的故事,同时我更想让看到的每个人有一种身临其境的感受,我想让大家知道:美国生孩子尽管听起来很美好但经历可能并不是想象的那么美好;有些公司尽管办公室很明亮但可能并不是想象的那么明亮;中国人尽管都自我标榜得很

  善良但可能并不是想象的那么善良。总之,各人心里都有个天平,故事就是这样,自己去衡量吧。

  至于后续我和老婆是怎么安顿下来的,小刘到底怎么样了,还有洛杉矶这边的生活、交通、语言、医院都是什么实际情况,我会抽空写下一篇文章来给大家介绍。

  在此可以先透露一个我也是刚刚知道的情况,前两天,介绍我去美月时光的那个朋友知道了我在这边的遭遇以后很内疚,毕竟是他当时介绍我去找的美宝,也是他实地看的爱心月子中心。他想为我做点什么,于是就去美月时光帮我要那份我老婆签字的原件,想弄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美宝告诉我朋友:原件找不到了。呵呵,好吧,找不到就找不到了吧。我想,经过了这么多事,在洛杉矶生孩的这个问题上,我应该算是经验丰富人士了。

相关文章:

荆门一小区电梯突发故障 六旬老人被困其中

11月11日11时29分,荆门市掇刀区某小区一电梯出现故障,一名六旬老人被困电梯内。接警后,军马场消防站迅速出动1辆消防车,5名消...

2018-11-12 21:31:04

宜昌一男子因交通违法被查咬伤交警 被判刑6个月

交警执行职务维护道路交通安全、畅通是正常的执法行为,但有人就是不理解、不配合,侮辱、谩骂、威胁,甚至暴力抗拒执法! 2018年...

2018-11-12 21:12:46

本站所刊载信息及文章,不代表我站观点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址:www.hbneww.com 湖北新闻网

免责声明:本站信息及文章,部分转载于网络,如果触犯了您的版权和利益,请及时发邮件给我们,我们查证后将在三个工作日内删除 邮箱:1153420304@qq.com